威尼斯游戏网站-vnsc5858威尼斯城官网

当前位置: 中医学问 > 民谣·诗词·故事

母亲的“稗子”情

时间:2020-07-10 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8版 编辑:刘琪瑞

  稗子是一种野草,有的地方也叫稗草、扁扁草,早年这种草到处都是,水田、旱田甚而盐碱地,都有它们青秀颀长的身影。稗子是庄稼的害草,而且极善伪装,长在稻田里它和水稻极为相似,很难分辨得清;生在旱田、菜园里,它又变换了花样,茎秆分散贴地而生,与秧苗、菜苗一般。它们与庄稼夺地力、争养分、占空间,庄户人家总是想方设法刈锄它们。

  可母亲对稗子却怀有别样的感情,她常说:“别看稗子是人人厌恶的害草,可它救过咱们全家人的命哪!”稗子耐旱也耐涝,喜肥也耐瘠,早年间闹饥荒,到了夏秋之际,乡亲们捋回来一袋袋稗子米,在石碾上碾成面,掺上有限的粮食和稻糠、野菜,将就着度灾荒。听母亲讲,有一年家乡春里是一场旱灾,田里秧苗所剩无几,秋季又是一场接一场的连阴雨,庄稼几乎颗粒无收。母亲从野地里捋来稗子等野草的籽实,一家人以此为口粮。不仅如此,她还背了一大袋稗子米送到姥姥家接济他们。姥爷过世前还念叨:“1960年打双春,是你大姐一袋稗子救了咱全家啊!”

  而今,母亲对稗子依然情有独钟,每年秋季都要采集一些摆在小院里晾晒,再用石臼子杵出来,放在簸箕里颠簸出瘪壳、稗糠,现出黄澄澄的稗子米,留着做些小吃食。她用稗子米面掺上麦面、杂粮面,蒸出的稗子面馒头筋道耐口,有股子特别的清香味儿。母亲还常用稗子煮粥、烙饼,和面擀皮包饺子,那种粗粝的口感、醇香的味道甭提多美了。母亲在炎夏之季,把储存的稗子米、荞麦米拿出来,放在铁锅里炒熟,用来泡茶喝,那股清香微苦的滋味让人久久回味。母亲说:“夏天喝稗子荞麦茶好哩,解热除湿养脾胃,老人和小孩喝了更有大益处……”

  后来,我查了资料,母亲说得很有道理。稗子米不仅营养丰富,药用价值也很高,其味甘、辛,性平,有益气健脾、透疹止咳、补中利水之功。尤为可贵的是,稗子米清热祛湿、健脾养胃,缓解体虚特别明显,经常食用对脾胃虚寒和腹部冷痛以及消化不良等症有一定缓解作用。

  乡间关于稗子的俗语谚语甚多。记得小时候,母亲常用这些通俗易懂、寓意深刻的话教育大家。比如“低头的是稻穗,昂头的是稗子。”“稗子再好也长不出稻来。”这是说诚实的稻谷总是低垂着头,它懂得谦虚,而稗子的籽实往往空瘪瘪的,所以总是高昂着头,做人就要像稻子那样谦和、踏实;稗子再怎么伪装,也终究结不出颗粒饱满的稻穗,所以不要学稗子那种轻飘飘、招摇摇的做派。再如“稗子是个怪,专把懒人害。”这是指稗子长在稻子中间,夺取养分,勤快之人就要经常薅草拔除,否则稻子就会被稗子“吃”了。这些口口相传的乡谚俚语,经过母亲生动形象的讲解,使大家兄妹悟出了做人做事的道理,直到今天仍受益无穷。(刘琪瑞 山东省郯城县人大常委会)

(LQ)

凡注明 “中国中医药报、中国中医药网” 字样的视频、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,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“中国中医药网” 水印,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国中医药网,否则本网站将依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维护网络常识产权。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